【Noki寫作】【單于X皇帝】草原彼端(2017聲音無限黑色情人節特別劇)(H)




禮包連結請戳

大家好~我是Noki!
這是這次VI黑色情人節特別劇<草原彼端>的小說版
因為個人習慣是先由小說下筆再改成廣播劇的形式,因此就有了小說版的出現XD!
後記再跟大家聊聊這個企劃(or這篇故事),大家看小說先~(當然先聽聽上面的廣播劇版也很推薦喔!)

❖內含耽美(Boy's love)要素、SEX行為描寫、歷史成分,並有虛構史實的部分。
沒問題的話請往下↓↓↓





草原彼端【單于X皇帝】




當他從他的後面突然出現,並伸出手一把扣住他的脖子之時,他看著眼前年輕的將軍驚慌失措、底下的人民各個都在尖叫,但他卻一點恐懼的感覺也沒有。
這是一個必然的時刻,而為了這個瞬間,他已經等了十幾年。

「你還記得我嗎?」他低沉的嗓音迴盪在他的耳邊。
「記得。」
我從來沒有忘記過你。



他是中國的皇帝。
他總是站在最高的頂端俯瞰他的國家,這個國家裡,沒有任何他想要但得不到的東西。是的,僅限於在他的國家裡。

在還是代王的時候,他總是喜歡騎著馬遊走在國境邊緣。相鄰傳說中凶狠的遊牧民族,不是沒想過這樣做的危險性,但想要望著遼闊天空的心情,遠比擔心更為強烈。幾年過去,倒也沒發生過什麼事,他也就繼續這樣下去了。

這天,他如往常一般,來到了交界處。高原的草地鮮嫩而翠綠,他總覺得像是有什麼在呼喚他,要他再過去一點點。於是他揮了馬鞭,踏足進另一個領域。
畢竟還是代王,要稍微顧及到安全性,他沒有走的太深入,只是繞著邊上欣賞開闊的高原景色。
遠遠的,他聽見了不屬於他的馬兒的奔馳聲,他頓時有點緊張,正想趕緊調頭就走,但當他看清騰騰煙霧中的人影,他卻僵住了。
騎在馬背上的是一個看起來年約14.15歲的少年,黑色髮絲在空中飛舞著。映著光的身影看起來太過耀眼,所以我才無法移開我的視線吧。他想。

「你是誰。」少年操控著馬,停在他的面前。「我從沒看過你。」
他突然慶幸自己因為感興趣,稍微學習過遊牧民族的語言。
「我是另一邊的人。」他回答,同時伸手指向長城的另一頭。
「漢族人?」少年微微沉下臉,「來我們的地盤做什麼?是想要挑釁嗎?」
「不是,我沒這個意思。」他搖搖頭,「我只是想來看看風景,這裡很漂亮。」
「喔?」少年像是被挑起了一點興趣,「你住的地方不漂亮?沒有風景可以看?」
「嗯……」他停頓了會,「事實上,我平常沒什麼機會能離開家裡。每次騎馬來這邊,都是瞞著家裡的。」
「這樣啊。」少年笑了,「那你有空就來這裡找我吧,反正你沒有惡意。」
「我──」
「別擔心,有我跟著,沒人敢動你的。」少年向他伸出手,「我叫績舟,你叫什麼名字。」
「我……」他遲疑了一下,最終仍然伸出手,並說了自己的真名,「叫我衡吧。」
「嗯,衡!」少年握住他的手,「我帶你去晃晃吧。」

於是,之後的他就像以前一樣,有空時就騎著馬到邊境。不同的是,他現在能馳騁在高原中央;不同的是,現在他的身旁有一名匈奴少年。

不久後,代王要繼任成皇帝了。他不再有太多溜出去的機會,他也必須要有作為皇帝的自覺與責任。所以他決定見少年最後一次。

「我以後沒辦法再來了。」
「為什麼?」
「……對不起,我有我的苦衷。」
「所以我問,為什麼?」
少年的嗓音越顯激動,他低下頭,輕聲說,「抱歉,績舟。」
少年呆了一下,他很少喊他的名字,而當他回神,他已經策馬越過界線,頭也不回的離開了。



15年過去,他終於等到他的出現。

他一手扣住他的脖子,一手拿劍警戒,示意下屬們纏住中國將領,接著慢慢向後退,退進皇宮,鎖上大門。
不顧外頭一片嘈雜,他只對他說,「帶我到你的寢宮。」
他點點頭。在沉默之中,他們走到他的寢宮,關上層層的門。然後他開口了。

「沒想到你居然是漢族的皇帝啊,衡。」
他淺淺的笑著,「……認識你的時候,我還只是代王。」
「你們漢族的頭銜我搞不懂。」他哧了一聲,「我只知道你欺騙了我。」
「我從來沒對你說過我是誰。」他說,「我並沒有欺騙你啊。」
「少耍嘴皮子了。你明明是漢族的頭頭,卻跑來與我親近,除了想套情報外,我想不出其他可能。」
「我沒有對你說過任何一個謊,我甚至告訴了你我的真名。」
「是啊,也多虧你說了真名,我才能發現你是皇帝!」他的嗓音變的憤怒,「你離開後,我瘋狂的找你!但得到的是你欺瞞的真相!15年了……這15年來,我一直恨著你!」
「我希望你恨我。」
「你想說什麼。」
「我繼位後不久,將領們向我報告,北方的匈奴換了一個驍勇善戰的首領……我想,我當年的猜測沒有錯,你是前任單于的兒子,而這位新任的單于想必就是你了。」他慢慢的說,「說了真名,我早有準備身分被你發現,我們是兩個敵對民族的首領,你一定會為了開拓疆土,帶著對我的恨意,與我國一搏。」
「每次我接到匈奴再次襲擊的情報,心臟都像是被重重的敲擊。」他抓起他的手,放在自己的胸口,「我知道,離再次見到你越來越近,而今天……你來到我的面前。」

「我一直在等你來找我。」他笑了,「績舟。」

他將他壓倒在床上,俯視著他,「……你離開的那天,也是這樣叫我的名字。」
「是啊。」他伸出雙手捧住他的臉,「你長大了呢。」
他低下頭,臉逼近他,「衡,你現在說這些,又有什麼用呢?」
沒有回答他,他說,「績舟,張嘴。」

他的舌頭伸進他的嘴裡,掃過他的齒列,他不自覺地伸手捧住他的臉,而他也將雙手環繞上對方的脖子。
安靜又偌大的房間中,接吻特有的黏膩水聲顯得格外的清晰。
「呼……」在分離之間,他長嘆了一口氣,「衡,你──」
沒有等他說完話,他再次吻上對方,唇舌交纏間,他輕巧的解開他的腰帶,腰帶掉在床上時,他稍微使勁將他推開。
「衡……」
「你的衣服自己脫下好嗎?我不怎麼習慣你們的衣服……」他一邊說,一邊卸下自己的龍袍,「績舟,我們沒有太多時間。」
看見他的神情,他沒有再說什麼,便順著對方的意思,脫下所有遮蔽身體的布料。然後對方伸手握住他腿間的燥熱,略為上下摩擦後,張口含住。舌尖繞啊轉的,他感受的到他的分身正在他的嘴裡跳動,於是他將他含的更深、更深──口中的溫度高的嚇人,幾乎頂到喉嚨的異物令他感到有些難受。
「啊……」他發出滿足的嘆息,揪住他頭髮的大手越發用力,像是在催促對方加速,接著他第一次發洩在男人的口中。
他吞下屬於他的液體,連同些微溢出嘴角的那些一起。
「績舟……」他喘著氣,抓住他的手到自己臀瓣之間,引導他深入從未有人進入的領域,「這邊……」
「這麼熟練,不是第一次?」他有點生疏的將手指伸進對方體內。
「後面的話,是第一次……啊…」
雖然對他來說也是第一次,但如同本能一般,他自然的探索著深處,第一指、第二指……
進到第三指時,他早已滿臉通紅,不住的喘著氣。他將他推倒,示意他躺下,「可以了……」
他一邊說,一邊慢慢的對準坐下,「啊……..嗯……」
即使先前已做過擴張,但初次的異物感仍令他覺得不適。而在他進行到一半時,身下的他猛然一個挺腰,一瞬間便全數沒入。
「啊……你…」
「不是說沒時間嗎。」他輕描淡寫的回應對方帶點不滿的表情,隨後便是一次次的撞擊。
「啊……..啊….嗯….」
初次探訪的地方美好的令他屏息,他幾乎無法克制自己身體,用力的送進野獸般草原民族的氣息。
「啊……..不要…」
「現在說停已經太遲了。」
「不是要.......停…再快一點…..再….多…..啊…」
懇求的語句中帶著點顫抖,彷彿再用力掐著一點就要溢出淚水,他早弄不清是無法拒絕他的請求,還是無法壓抑自己的渴望,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挺進。
好像世界上只有他們兩個人,空氣中只剩不住的喘氣和撞擊聲,一下、一下,像是要撞進內心的深處,在進出的快感中,兩人都像是要被逼到絕境。

(這個時候,他甚至已經忘了他說過他多麼恨他)

「衡……..你當初…是把我當成你的敵人看待嗎…」
「不是…..嗯…現在…也不是….」
「那….你當時..呼….為什麼要離開…..」
「因為我….有該盡的……啊…責任…….」
「所以…….如果撇除那些………..」
「你………對我…..」



「喂、衡!你在發什麼呆?」少年從後面靠近他。
「沒有發呆啊。」他回過頭,「我只是在看草原的那一頭。」
「那一頭?那一頭有什麼好看的?」
「很多啊……有綿延的綠色草原、有羊群、有我的世界沒有的東西。」
「喔。」少年歪著頭,「不過,反正你隨時都能來啊,我又不會趕你走。」
「是啦……」他低下頭,淺淺的笑著,突然他感覺到少年放了個什麼東西在他頭上,「咦?這是……」
「這是胭脂花,長在附近的山上。」少年笑著說,「你帶著他的話,就像是把我們的世界聯繫起來了吧。」



「衡…?」
「別問了….你…….單于….只需要……恨皇帝…就好……」
他意識到眼前的人終究還是敵方的首領,「………那,你可以…再叫一次我的名字嗎。」
「嗯。」他捧住他的臉,「績…..舟….」
然後所有的一切以吻緘封,在接連不斷的快感中,他們終於看到彼此的盡頭。



當他再次醒來時,他已經不在了,映入眼簾的是他的將軍焦急的臉龐。
「皇上!您還好吧!」
「唔……我……」
「小的罪該萬死!」將軍的表情看起來既緊張又憤怒,「御醫大人馬上就來了,請您再稍等一會兒!」
「我沒事。」他左右張望了會,「單于呢?他在哪?」
「小的該死!不得不承認他實在武力高強,李將軍好不容易逮到空隙將他斬殺當場,但沒能活捉他......」

後面的話,他並沒有聽清。
即使他早已有準備面對這個結果,但所謂現實仍令他難以呼吸。
他是萬人之上的皇帝,掌握著權力、擁有了天下──

但就算願意再次付出15年的等待,我也無法再見到你了。


End.



後記

寫作的起源是在進行花木蘭的影片分析時,小三的一句「不覺得單于跟皇帝有什麼關係嗎?不然為什麼皇帝被抓時那麼不疾不徐好像都不怕。」
當下覺得一個五雷轟頂,然後在自己意識到時,已經打開word寫好開頭,並決定讓我的團員們一起來做個挑戰!
於是企劃就這麼誕生啦!我理所當然的成為了策劃&編劇,接著找了我的好戰友井西為導播、剛好在旁邊的ㄚ恰是後期、對這個劇很有興趣的烏登當宣傳,我深知無法再兼任美術,於是請Nimiy成為我們的美術,工作小組就這樣找齊了~(分享一下我們的群組名→草原彼端的喘息(*´Д`)hshs...♥)(哈哈哈哈哈哈哈哈)
再來演員的部分..........其實我能動用的男子並不多,所以也很快決定好了XD
萬事俱備,只欠劇本!跟大家聊聊我寫作的心得↓

由於花木蘭這部電影的時代其實非常錯亂,寫作時就在想應該要訂個朝代,最後選定了匈奴和中國關係最差的西漢,查資料時發現漢文帝時代,名號老上的單于曾攻進長安,因此「單于」和「皇帝」的參考人物就是「老上單于」和「漢文帝」了。(老上單于:攣鞮氏,名稽粥;漢文帝:劉恆)
主要的事件及年份皆參考自史實,只有老上的年齡及出生年不詳,因此是自己設定的。一開始就想寫年下攻(畢竟原型是花木蘭,電影裡的皇帝看起來可是年上到不行……),所以選了自己覺得很萌的年齡差XD

我個人解讀皇帝是個很內斂的人,相對於他,身為草原民族的單于自然比他奔放許多(也許是因為他並不覺得有那麼多需要顧忌的事物吧,漢族一路發展,似乎性格上一直都挺小心的。)

總之這兩人基本上一直處於一個雙向單戀的狀況,國情的差異大概也是造就最終結果的原因之一。其實單于到最後,恐怕都無法理解皇帝為什麼無法留在草原,希望他喊聲名字,只是想要一個結束。
但以名字稱呼,對皇帝來講意義倒是不同,皇帝深知他們沒有結局的主因還是出在兩人的身分上,所以只有在那個時刻,可以放下「單于」跟「皇帝」的身分,以「績舟」和「衡」這個單純的心意來擁抱。(皇帝不常叫對方的名字也是為了要謹記責任,這點不知道有沒有傳達到XD)

這邊來科普一下當年小單于送給少年代王的胭脂花的涵義。
閼氏,讀作煙支,是匈奴人之妻或者妾的稱號,意義近似漢文中的夫人。源於胭脂花,即紅花。匈奴人以女人美麗可愛如胭脂,因而得名。(以上取自維基)(註:沒有宣揚一夫一妻的意思XD)
是的──雖然不像皇帝是一見鍾情的感覺,但單于後來確實有喜歡上他,也有做出類似告白的舉動了!
我自己其實也不知道當年的代王有沒有發現這層涵義(不過現在的皇帝肯定是知道的),但我想不管他有沒有發現,結局應該都不會改變吧……

我真的!很不想寫BE結尾!(說是這樣說但其實我很習慣寫這種有著淡淡哀愁的東西XD)但我覺得這會是必然的結果,所以不想為了求一個幸福結局而毀了我心中對這場戀愛的想像,希望討厭悲劇的閱讀者可以明白我的心XDD

嗯對就是這樣~
最後要感謝一下全體工作組!大家都獻出了很多第一次,第一次寫H劇、第一次導H劇、第一次做H的後期等等等,真是辛苦你們了嗚嗚・゜・(PД`q。)・゜・
當然還有我親愛的兩個演員~他們是第一次挑戰如此BL的BL(?),雖然曾經有演過奇譚與潮水之詩(目前劇團的系列劇,有興趣請點),但那只是微耽美XDDDD也理所當然地沒有H,不過幸好音箱和布勒baby自己心理建設做的挺好,也很用心的鑽研如何表現,作為第一次(?),我真的覺得他們好棒喔!!!
也很感謝每一個看這篇文章的人~就算原本只是純看文,還是很建議大家聽聽看廣播劇的版本喔!

希望之後也有機會能做類似的劇,那我也是會不定時的放上自己寫的東西跟大家分享~
(如果看到了想聽廣播劇版本的文章,記得大力的敲碗!!!我會盡力為你們達成!)
那麼以上是Noki,我們下次見♪

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紹

voiceinfinity

Author:voiceinfinity
我們是聲音無限廣播劇團ヽ(́◕◞౪◟◕‵)ノ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月份存檔
類別
各種連結
VI官網 VI粉專 VIYoutube頻道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

QR 編碼
QR